大阪沒有茶餐廳

小水道二號

好, 水道太太終於可以分享了。
小水道二號在我肚子裡囉, 呵呵~

水道太太辛苦忍了兩個月, 最難受的並不是不能告訴大家, 而是生不如死的孕吐(昏倒)。跟懷小水道時一模一樣的孕吐!!! 每天都好像喝了三瓶伏特加之後的宿醉, 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肚子切開! 這次還外加有個小孩每天在身旁亂ㄌㄨˊ亂吵... 真的是度日如年啊...
(所以要跟朋友們說聲sorry, 這就是聖誕回港沒約吃飯見面的原因, 有苦難言呢)

最近終於吐的比較"穩定"了, 所以來分享一下:

其實"二號"完全是個意外。原本水道先生就希望一家三口幸福過日子就好。水道太太也「深深體會」(加強語氣)在日本全職育兒沒有幫手情況下的辛苦, 所以認同水道先生的想法(點頭如搗蒜)。

但就在水道家小旅行的倒數第二天, 水道太太突然來個頭暈目眩。還以為是旅程太操勞了, 所以忍住撐回日本。回家後加上一聞到煎魚或煮飯的味道, 就超想吐超想幹譙。

「前と一緒ちゃうん?まさか妊娠したん?!」(跟之前反應一樣嘛? 難道是懷孕了?!) 水道先生問。

即使已經"兩個月沒來," 水道太太還是在極力自我否認中「不會吧...」況且水道太太還在餵母乳, 生理期也亂的從來沒準過, 哪有這麼簡單一發擊中啊~

結果一驗就是兩條線了(驚)!!
(那懷小水道之前水道太太極力調理身體, 每天計算日期到底是在白忙些什麼啊...)

其實老實說對於這個意外消息, 水道先生和水道太太都不知道給什麼反應當場呆住。水道太太還為此哭了一場, 因為覺得自己怎麼好像沒有別人懷上第二胎的喜悅, 還總覺得之後給不到小水道100%的專注力而內疚(荷爾蒙已經開始作怪了)。不過到心情調適之後, 水道家決定開心地迎接二號的來臨~

所以2017年對水道太太來說會是個很大的挑戰; 要安穩地度過懷孕期及克服不適, 又要照顧小水道不讓他的生活品質有影響及調適新生活(四月上學及七月開始家裡多一位新成員)。希望在水道先生的幫忙下, 一切能順順利利囉~

Ps: 其實應該是小水道最先發覺二號的存在; 是他突然開始會掀開水道太太衣服按肚臍然後對我微笑。只可惜小水道還不會説"baby!"而水道太太也意會不到他的暗示還渾然不知... 聽說小孩對這個很敏感, 果然是真的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