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阪沒有茶餐廳

等待已久, 暫停的出院

住院將近兩個月, 水道太太終於預計能在下禮拜出院。

其實在住院期間的確有很多空閒可以用來寫布落格, 但是心情總是很鬱悶提不起筆, 也怕寫出來都是灰色的。也因為沒有確切的出院日期, 不知道掉過幾次淚。不過水道太太終於捱過來, 見到一絲曙光了。

這期間很感謝護士團隊的照顧; 那些菜鳥護士們也從站在旁邊看, 到現在能獨當一面幫水道太太打針換點滴。更是感謝水道太太的媽媽大老遠飛來日本幫忙, 每天帶小水道來探班。也要稱讚小水道的懂事; 盡量不大聲尖叫乖乖地看電視玩玩具陪媽咪(看到水道太太換點滴針頭時還會哭著有"不要欺負媽媽!"的表情), 內心真的很感動。

就算出院之後可能很快又要回來生產, 但至少能讓水道太太回溫暖的家睡上幾晚, 讓扎滿針孔淤青的雙手得以休息, 再儲存一點體力, 這就很心滿意足了。

再加點油, 就快到終點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