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阪沒有茶餐廳

與大兒子的單獨約會

這幾天因為水道外婆來大阪, 水道太太可以放下二號機, 和小水道開心地出門。

雖然只是接送上下學, 或即使只是去看醫生搭個電車而已, 都感覺好輕鬆好開心; 放下二號機這個九公斤的重擔走路輕快的好像就要飛起來一樣。

小水道這幾天心情也似乎特別好, 也很黏水道太太。平常虧欠他太多的就趁這時補回來吧! 親親抱抱我寵愛的大兒子